第两百八十五章 郑曦蕊 我永远爱你

郑曦蕊冷哼了一声,安易北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还要和自己结婚。

??但是这对郑曦蕊来说是一件好事,郑曦蕊的自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。

??她本来从一开始就不想嫁给安易北,郑曦蕊摘掉头上的婚纱,准备离开。

??刚走到台下,就被一双温暖又熟悉的大手拽出了婚礼大厅。

??郑曦蕊惊讶的看着南丰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,就被南丰一把拥进了怀里。

??南丰低下头深情地吻住了郑曦蕊柔软的嘴唇,郑曦蕊的眼角变得温热,很快就流下了眼泪。

??郑曦蕊哭着看着南丰,她没有想到南丰会出现在自己的婚礼现场上。

??“南丰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你愿意听我解释吗?”

??南丰看着泪流满面的郑曦蕊,他的心早已柔软了下来,南丰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??“我不喜欢安易北,我也不爱他,我之所以嫁给他是……有不得已的原因,我弟弟……当时需要做手术,需要一大手收费。”

??郑曦蕊一边抽泣着一边哽咽的对南丰继续说道。

??“可是我……没有办法,我给你打电话,打不通,你当时在出差,我借了一大圈都没有办法筹到手术费。”

??郑曦蕊越说越难过,豆大的泪水像珍珠般从她的脸颊两侧接连不断的落下。

??“我走投无路了,没有办法了,就只能向安易北借钱,可是他要我嫁给他才肯借钱给我,我弟弟当时就躺在病床上等着我。”

??“我没有办法了,你知道吗?我就有他这么一个弟弟,我真的……没有办法了,南丰,对不起,真的对……不起。”

??听到郑曦蕊这样说,南丰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的疼。

??他用手温柔的拭去郑曦蕊脸上的泪水,搂住她在她耳边说着。

??“别哭了,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是我对不起你,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出现在你的身边。”

??“在你一个人受委屈的时候,没有听的你的解释,让你一个人过了那么多难熬的日子。”

??南丰紧紧的搂着郑曦蕊,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,是他太冲动了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。

??“你愿意原谅我吗?”

??郑曦蕊趴在南丰的肩膀上,她的眼睛里饱含泪水。

??“是你愿意原谅我吗?”

??南丰看着郑曦蕊的眼睛,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
??“我爱你,南丰。”

??郑曦蕊说完,吻住南丰的嘴。这一刻她心里的对南丰的心结终于完全解开了。

?郑曦蕊和南丰两个人重回于好,有过着像之前一样幸福的生活。

??而另一面,安易北恼羞成怒,他将余青带回了自己的别墅。

??安易北一把将余青摔在了地上,余青坐在地上冷哼了一声,她就想到了安易北会是这样的态度。

??“余青,我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,我以为你只是一个爱慕虚荣贪钱拜金的女人,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。”

??安易北蹲下身,眼睛瞪着余青,一只手用力的捏着余青的下巴。

??“呵呵,安易北,这些都是你逼我的,飞上枝头变凤凰?她郑曦蕊难道不是吗?”

??余青看着安易北,冷笑了一声,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,只要能嫁给安易北就算被他嘲讽也无所谓。

??“你也配嫁给我?你以为自己是一个东西?我安家的大门就你也想进?你不要太真了余青。”

??安易北愤怒的看着余青,要不是她的出现,郑曦蕊现在已经嫁给自己了。

??“我怀了你的孩子,安易北!我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嫁给你!我为什么没有资格嫁给你!我肚子有你安易北的骨肉!”

??余青几乎变的疯狂了起来,她从包里拿出了化验单举给安易北看。

??安易北一把抢过余青手里的化验单,将它撕了一个粉碎。

??“你他妈别想用这个来拴住我!你以为我安易北是什么人,会要你这样的女人。”

??“我余青是什么样的女人?你撕了它也没有用,我肚子里孩子才是证据。”

??“那就做掉他,谁知道你怀的是不是我的孩子?”

??安易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他很清楚余青这个女人已经不满足于现状了,她现在一心想要嫁给自己。

??不甘心的安易北想要打掉余青的孩子,余青听到安易北这样说整个人难以接受。

??她楞楞地坐在地上,然后整个人已经疯狂了,她从地上站起来,看着安易北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。

??“我是绝对不会做掉他的,绝对不会,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都会将他生下来!”

??余青说完不等安易北在说什么,转身就摔门离开了别墅。

??安易北气急败坏的推翻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,他没有想到今天的婚礼竟然会毁在余青这样一个女人的手里。

??余青哭诉着跑到了安易北父母的家里,像安易北的父母控诉着安易北要她做掉孩子。

??安易北的父母一心只想着抱孙子,哪里还顾得上安易北的感情生活。

??他们答应余青,会替她做主,她只要安心的把安家的孩子生下来就好了。

??其他的老两口都会和安易北谈,安易北的父母找到别墅去,狠狠的训斥了安易北。

??并且为两个人举办了婚礼,安易北的父母威胁他。

??如果不结婚,就不让他接管公司,余青上位成功。

??然而安易北没有打算放开郑曦蕊,这让余青很不开心。

??余青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女人,于是她设计陷害郑曦蕊,但是都没有成功。

??安易北也没有闲着,既然他得不到郑曦蕊,那么南丰也别想得到郑曦蕊。

??安易北故意设计郑曦蕊和周宸白有染,引起南丰的分心。

??郑曦蕊找到南丰,想和他解释。

??“南丰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,周宸白是你最好的朋友,而我是你的女朋友,我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?”

??“对啊,我也很想知道,你们怎么会在一起?”

??南丰冷着脸,连看都不看郑曦蕊一眼。

??郑曦蕊很难过,可是她的肚子里一阵绞痛,她刚想和南丰说,南丰的秘书进来通知南丰要开会了。

??安易北这场精心安排的大戏,最后还是让南丰信以为真了。

??但实际上,安易北是想要趁机寻找南氏的突破口。

??郑曦蕊和周宸白根本就没有什么私情。

??郑曦蕊后来独自一个人去医院检查,发现自己怀孕了,离开,碰见周宸白,求他帮忙。

??看到南丰和郑曦蕊感情出现了裂痕,安易北心里很是得意,但往往容易得意忘形。

??南丰趁着安易北自信的时候发起反击,大获全胜。

??解决完所有事情,南丰去找郑曦蕊,但是她不愿意见他。

??南丰在郑曦蕊的家门口站了好久,也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,可是郑曦蕊始终都没有接。

??后来,南丰走了,郑曦蕊趴在门口看着南丰远去的背影,默默流下了眼泪。

??郑曦蕊觉得南丰从来都不曾真正的相信过自己。

??后来,还是周宸白找到郑曦蕊,解释清一切。

??并且表示是南丰安排他带她走的。郑曦蕊没有原谅南丰。

??郑曦蕊一直看着窗外,没有看南丰,她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去面对他。

??如果一段感情里,南丰对她没有信任,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,两个人还能不能继续走远。

??后来郑曦蕊就快要生了,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郑曦蕊虚弱的蜷缩在地上,她只感觉腹部绞痛。

??在昏迷过去的时候,一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她的名字。

??等郑曦蕊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到了南丰。

??南丰握着郑曦蕊的手,郑曦蕊第一次看到南丰落泪。

??“郑曦蕊,我爱你,不要再离开我了,我永远爱你。”

??

??

??

?

??

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