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分手

初灵和叶致远先去看望苏晓,苏晓太虚弱,再次睡着了。没办法,初灵只好把褒的汤和晚餐分给苏晓父母,叮嘱他们先填填肚子。

几人都心情沉重,也没心情交谈,初灵和叶致远很快就离开了。

那天夏之瑶也伤到了脚,虽然不严重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住院了。

昨天一直都在忙活苏晓的事,初灵和叶致远还没来得及看望夏之瑶。现在初灵和叶致远拎着两人的晚餐,准备去探望探望。

苏晓醒后就从急症室转到了普通病房,住的是豪华贵宾间,在20楼。这一层大多是vip单人间,夏之瑶也在这层楼里,因而从苏晓那出来,两人就直奔夏之瑶的病房。

初灵和叶致远找到夏之瑶的房间时,只见房间外已经站了一个修长的身影。

是越泽。

越泽靠在门背上,低着头,手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,也不知道到底站了多久。初灵只感觉他整个人都透出一股萧条冷瑟,颓靡到了极致。

“阿泽,瑶瑶怎么了?”叶致远拧着眉头,沉声问。

越泽这副憔悴的模样,由不得人不多想。

越泽抬起头,有些疲惫的按了按额头,声音沙哑的道:

“瑶瑶身体没事,她很好。”

越泽皱着眉头,有些痛苦的继续道:“我跟她之间出了些问题,你和初灵好好劝劝她。我怕她……想不开。”

说完也不待两人有所反应,越泽就自顾自的离开了。

叶致远动了动,似是想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看着越泽孤寂落寞的背影,还是忍住了询问的冲动,只是脸色也变差了。

初灵见状不由得握紧叶致远的手,安抚道:“阿远,没事的,我们先进去看看瑶瑶。”

叶致远抿紧唇,点头。

此时,初灵还以为夏之瑶是恼恨越泽烂桃花太多,毕竟这次事情会闹得这么大,跟越总有很大的关系。

可打开病房门,初灵的心却不由得颤了颤。

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房间内却没有开灯,借着门外透漏进来的光线,能隐约看见夏之瑶正靠坐在床上。

室内光线昏暗,夏之瑶整个人都坐在黑暗里,有丝别样的阴森感,那一瞬间,初灵莫名的想到了前世惨死的夏之瑶。

“哥,我有话和初灵说,你先出去。”黑暗中,夏之瑶的声音飘来,也许是黑暗加成,显得格外飘渺空灵。

叶致远收回迈出的大长腿,眉心拢了拢,却没有动。

“阿远,你先出去吧,我和瑶瑶聊聊,一会见。”初灵主动道。

门关上,初灵打开灯,灯光立刻驱逐了一室的昏暗。

“初灵,我回国前收到的邮件,是你发的吧?”

夏之瑶少女时代就出国读书,要不是突然得到有人在狂追越泽的消息,她本来不该今年就回国的。

回国后,夏之瑶也查过那封邮件的来源,可是一直没有结果,她也就放弃了。毕竟,写邮件的人,没有坏心思,她既然想隐藏,夏之瑶也就不追究了。

可现在,夏之瑶却有必须问的理由。

“……”初灵没有应答,而是保持了沉默。她还没有搞清楚夏之瑶的状况,不敢透漏太多。

没有得到回答,夏之瑶也不在意,反倒自嘲的笑了笑:

“初灵姐,我昨晚做了个梦。梦里我和越泽没有在一起,我甚至很早就死了……”

初灵眼睫颤了颤,震惊的看着夏之瑶。

“那个梦很压抑,可也很真实。从梦中醒来时,我恍若过了一生。”昨天的经历太刺激,夏之瑶也只以为是夜有所思罢了。

可越泽惊醒时同样震惊伤痛的眼神,还有那句“对不起”,却告诉夏之瑶一切都真的发生过。

夏之瑶和越泽交换了梦中的经历,发现梦里和现实中,最大的不同就是初灵。

要不是那封信提醒夏之瑶早点回国,等夏之瑶回国时一切应该和前世一样:越泽在与凌萱不断的接触中,由怜生惜甚至生爱,而她回来时一切已经不可挽回,最终也只能像梦里般默默祝福越泽和凌萱。

所以夏之瑶迫切的希望从初灵这里得到真相。

她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!

初灵闭了闭眼,平息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,半晌才道:“那一切都是真的。本来你和越泽应该是人人艳羡的情侣,前世由于凌萱重生后先一步行动,导致你们错过了彼此自己……”

爱情是什么呢?就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,而彼时恰好君未娶,我也正好一直爱慕着你。可前世凌萱抢占了先机,制造种种机会与越泽相遇,一切便偏离了正轨。

越泽爱上了凌萱吗?他到底看上了凌萱哪一点初灵无从得知。可凡事总有共通点的,前世的凌萱有着复杂的身世背景,明明深陷泥淖,却从不妥协,依然保有着那一份正直严谨,这和性格单纯正直的夏之瑶未尝没有相似的地方。

偏偏凌萱还有着如此复杂又惹人怜的故事,偏偏凌萱更早与越泽相遇相知,初灵不知道越泽是否是因此而坠入爱河?

可结果就是这场三个人的战争,最后输得人是夏之瑶。

“你死后有了第一世的记忆,知道一切都是凌萱搞的鬼,便助我这个同样被凌萱害惨的倒霉鬼重生,希望能改变一切……”初灵停止了话头,有些欲言又止又歉疚的看着夏之瑶。

重生前,夏之瑶曾经恳请初灵,让初灵提醒这一世的夏之瑶,不要再爱上越泽。

可是初灵思虑再三,却选择了相反的方式。

其实初灵也一直纠结于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,可看到这一世夏之瑶幸福的模样,又联想到上一世疯癫的夏之瑶,初灵又觉得一切都值得!

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:夏之瑶没有前世的记忆。

“这些在梦里都发生过。”夏之瑶点头,见初灵一脸悔意,又自嘲的笑道:

“初灵姐你不用自责,虽然我前世说过希望离越泽远点的话。可是我的性格自己了解,不撞南墙绝不回头,绝不可能因为外人的话而放弃的。要是我出现晚了,搞不好事情会变得比前世还糟糕,这一世能再跟越泽重续前缘,我很开心,也算是了了一个心结。”

前世知道真相后,夏之瑶一直很疑惑:越泽第一世真的爱过她吗?要是爱过的话,为什么能因为一个重生者,就轻易的放弃前世的爱人呢?不是说爱是永恒的么?那么为什么只是没有了前世的记忆,为什么她只是晚出现了一步,越泽就会爱上别人呢

可是现在夏之瑶却觉得,这一切都没有意义。爱情本来就是不可捉摸的,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,才是最完美的爱情。她和越泽好像只是没有在最好的时间遇见对方罢了。

夏之瑶苦笑,又一字一顿坚定的道“初灵姐,我都记起来了,前世我是被凌萱害死的,就像这次的车祸一样。”

前世夏之瑶和初灵相遇时,夏之瑶已经被执念和仇恨折磨的几近疯魔,也没有办法完整清晰的跟初灵说明凌萱的诡计。

倒是现在的夏之瑶,通过梦境对凌萱的事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两世凌萱的计划都差不多:嫁祸给孙飞飞。

只是前世凌萱没有初灵这个重生者捣乱,所以她一直靠着先知顺风顺水,势力也比今生大得多,也更善于隐藏。夏之瑶记得,前世凌萱为了洗脱嫌疑,连自己也算计了进去。所以那时候,绑匪绑架的是夏之瑶和凌萱两人,而那时候凌萱更是为了救夏之瑶差点死掉。这种情况下,越泽又怎么会怀疑凌萱呢?

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,孙飞飞由于爱得痴狂,想要杀了与越泽纠缠不清的凌萱和夏之瑶。

呵,若不是夏之瑶怨气太大,死后一直跟在凌萱身边,跟凌萱共处了几年,恐怕也发现不了蛛丝马迹。毕竟凌萱的情况很特殊,她的第二人格一直隐藏得很好,只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。

对,凌萱有人格分裂症。

阴暗的走廊里传来哒哒的脚步声,凌萱双手抱膝,低着头充耳不闻门外的动静,嘴里一直念念有词,似乎陷入了魔怔。

自从被李老师逼供后,凌萱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,整个人似乎已经疯魔。

越泽一步一步走近凌萱,最终在她面前停下来,清晰的听见凌萱一直在念叨:“阿瑶,不是我的错……阿泽是爱的,我们要结婚了……初灵别来找我……死了就安心投胎……”

越泽不由勾唇,自嘲一笑:这就是他的前世选择的女人!

“凌萱,看样子你也恢复了前世的记忆。”清冷绝情的声音在凌萱耳边响起,凌萱猛然抬头,正好对上越泽冷酷仇恨的目光:“上一世杀了瑶瑶和初灵,你就事事如意,所以这一世也想这样做?凌萱,我真的好奇我的前世到底有多蠢,才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!”

虽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,也窥探了前世那个越泽的心理历程,可越泽还是觉得那个越泽并不是自己。

因为怜惜,因为欣赏而选择凌萱,放弃那个真正让自己心动的女人,该是多么愚蠢的行为!

是的,前世的越泽在与凌萱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中,的确心动过,那时候夏之瑶也没有回国。

可那完全是出于男性对自强不息又可怜可悲的女人的欣赏,若不是瑶瑶突然出现,扰乱了自己的心弦,自己又几次三番“碰巧”见到了夏之瑶为难他人的画面,越泽也不会迫于压力选择凌萱,彻底斩断与夏之瑶的联系。

越泽还记得前世的自己承认与凌萱交往时,夏之瑶苍白心碎的模样。那时越泽差点忍不住去追夏之瑶,若不是突然记起好友的话,也不会克制住自己。

彼时叶致远知道妹妹爱上了自己,且为自己操碎了心,曾经警告过越泽:

“瑶瑶生性单纯,但也最执着。阿泽,游移不定是最伤人的,我不希望瑶瑶受到更大的伤害,到底选择谁,我希望你能果断点。”

叶致远的警告让越泽陷入两难,他为了理清头绪特地远离凌萱和夏之瑶。结果就在不久后,凌萱出了事,种种证据都指向夏之瑶。

彼时越泽什么也没有说,只悄悄的清除了夏之瑶的嫌疑,然后选择了和凌萱在一起。彼时的越泽也许是想,夏之瑶性格太恶劣,若是他真的选择了夏之瑶,凌萱也好,别的爱慕越泽的女人也好,总会陷入困境。

越泽虽然自认不是个好人,可也看不惯因为一点私欲就加害他人的人,而夏之瑶正好触了雷。

越泽不想未来生活在争吵跟麻烦中,更不想时不时的给恋人恶毒的心思扫尾,只好选择放弃夏之瑶,彻底斩断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有叶致远在,夏之瑶又远离了自己这个麻烦的源头,想来会恢复理智的。

这是前世的那个越泽的想法!多么天真多么无知!

这一刻看着面前的凌萱,越泽真想杀了她!为了一己私欲,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别人,即使有着人格分裂这个幌子,可未尝不是因为她从根子就坏了的缘故呢!

“既然你想起了一切,就该知道前世的你,也并不是最终的赢家。凌萱,恶有恶报,你最终也只是一场空罢了!”

凌萱猛地抬起头,凶狠的盯着越泽。

叶致远一直在查凌萱,虽然凌萱一直掩藏得很好,但是叶致远也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。前世初灵死后,叶致远步步紧逼,终于找到了凌萱犯罪的证据,突破点也的确是给初灵开车的那个司机。

老齐的女儿得了癌症,需要大笔的钱治疗,凌萱这时找上了老齐,并且承诺会安排好老齐女儿的未来,老齐便答应拼命。

在有利的证据面前,叶致远又步步紧逼,越泽漠视的情况下,凌萱再一次身败名裂,失去了自己渴望拥有的一切。

一瞬间,凌萱又回到了人人喊打的过去。

故意杀人罪,绑架,数罪并罚,凌萱被判了死刑。死前凌萱想见越泽最后一面,越泽虽然如约而至,但是说得话却绝情又冰冷:

“凌萱,我只愿从没有遇见过你。”

“不,越泽你不能这么无情!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,我爱你呀!”那时身在狱中的凌萱疯狂的道。

“你真的爱我么?还是爱我的权势和我能给你的荣耀?”彼时越泽只冷冰冰的反问,然后就毫不留情的离开了。

这一句质问成为了前世凌萱最后的记忆,仿佛剥开了她最后的遮羞布,以至于这一世记起前世的事后,凌萱下意识的忘了这件事。

昨天在李老师的逼供下,凌萱才记起了自己最后的结局。可是这个结果她更无法接受,所以就越发疯魔。

当被关在了暗无天日的精神病院的时候,凌萱依然在想这个问题:

“她爱越泽吗?”

爱呀,肯定是爱。她爱他俊美无双的容颜,爱他风度翩翩的气质,爱他如日中天的权势,她怎么会不爱越泽呢?

狭窄的精神病院里,凌萱神经质的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