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甜.蜜小剧场:师父梦境之猫耳少.女上

第50章甜.蜜小剧场:师父梦境之猫耳少.女【上】

【本剧场是师父的甜.蜜梦境,角色扮演,又甜又白又YY的风格,不讲IQ、EQ各种Q,介意的妹纸慎.入呀呀呀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话说,在没有与小宝成功合.体之前,师父晚上都会做一些令深感羞耻的怪梦,继上次的校园梦之后,这次一改风格,变成重口味的人.兽梦——

梦里的小宝白天是他饲养的一只通体雪白的小.美猫,晚上嘛,则有一个秘密是他不知道的,她瞒了他许久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清晨第一道曦光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射.入房内,床.上睡的男人毫无所觉,他臂弯中那竖着两只猫耳的白.皙少.女却已经感觉到了光线的变化,立刻从沉睡中醒来。

呼呼,和主人床.上睡睡好舒服,不过还是要早点起床,变回原形,要不然会把主人吓死滴。美猫小宝恋栈地吸了吸主人的味道,然后,动动耳朵,伸伸纤细的胳膊,摇摇长猫尾,眨眼间,周少的大床.上出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.美猫。

“喵喵……”

主人,起床啦,喂我喝牛奶。

小宝的猫爪扑扑拍着主人赤.裸的胸膛,猫舌.头一下又一下舔.着与母猫相似的乳.头,希望从里面暂时挤点奶出来,别饿着自己。

“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,沉睡中的男人蓦地睁眼弹起,不用看就知道是小.美猫的杰作。

大手拎起小.美猫的后颈脖子,视线与它齐平,周少无奈训它,“小宝,你又调皮了!”

“喵喵喵喵……”

饿啦,主人喂我喝牛奶。

每当这种时候,小宝就万分希望自己可以说话,但主人肯定不能接受猫妖变人说话,她只能喵喵叫表达自己的想法,好纠结哦!

“笃笃笃”,门外响起规律的敲门声,小宝知道,是管家老陈来了。

老陈刻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“少爷,早餐已经做好。”

哇哈哈,她喜欢老陈,因为他经常给她好吃的。

小宝兴.奋得喵喵叫。

“拿进来吧。”周少放下小.美猫,朗声吩咐。

门开了,老陈推进来一辆小餐车,小宝猫尾巴一甩,跃下床去,直奔老陈腿边,绕着他来回走。

老陈动作干净利索,摆好少爷的早点,立刻将温牛奶放在脚下,小宝低头舔食,不时发出幸福的咕咕声。

打理好人猫组合,老陈开始说正事,“少爷,今.晚的舞会,老夫人请您务必好好准备。”

“干嘛要特别吩咐,相亲的?”

老陈没有正面回答,“夫人邀请的都是适龄未婚淑女,貌美品行好,请您在其中挑一个做今.晚的舞伴。”

“知道了,你让厨房好好准备吧。”

主人的态度漫不经心,但是听在小宝耳中,犹如晴天霹雳,连喝牛奶也变得不那么幸福了。

不行,不能让主人和别人在一起,主人是她的!

喵—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宅子里人人都在忙着准备舞会,佣人们的房间很空,正好给了小宝翻找衣服的机会。

可惜,她上蹿下跳都没找到适合今.晚舞会的衣服,最后没有办法,她只有穿上女仆装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舞会热闹进行,名门淑女,争奇斗艳,莺莺笑语,燕燕娇姿,周少却觉得格外无聊,还不如去和他的猫玩。

“……三少,为我们即将的合作干杯。”兆升集.团总裁千金美.目轻眨,情意款款地朝周少递来一杯酒。

三天后即将与其签署大合同,兆升集.团的敬酒不能拒绝,周少接过酒杯,一口闷。

谁知,那女人花样恁多,敬酒词变着花地说,他不得不又闷掉两三杯。

三四杯过后,那女人哆哆地讲个不停,周少却觉得不妙,下腹升起一团火.热……

周少有点发晕,轻微一晃,被那女人恰好扶住,不知她是有.意还是无意,耳朵边尽是她嘴里吹来的暖气儿,“三少,是累了吗?让我扶你去休息吧。”

着道了,他着道了……

周少心里明.镜似的,怎知却推不开那女人,她就像他身边现成的泉水,拿来解渴用。

女人扶着周少来到休息室,正要进门,却被一个冒冒失失的女佣撞了个满怀,盘子里的冷盘鸭爪卤水洒了一身。

“怎么做事的你,走路没长眼吗?”女人盛怒地盯着油乎乎的胸口,一身漂亮的晚礼服就这样OVER掉了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,小女佣低着头,一个劲道歉。

女人想了想,不能过多与这个低等的小女佣纠缠,办正事要紧,“哼,便宜你了,懒得和你计较!我要去趟洗手间,你扶他进去,好好看住门口,不许任何人靠近,知道了吗?”

女人颐指气使,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未来女主人。

“知道了少”小女佣乖乖回答。

小女佣的上道让女人很满意,将周少交给小女佣,她转身去了洗手间清理污渍。

女人走得太急,她没有注意,就在她转身的瞬间,小女佣径自把周少带去了主卧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刚进入主卧,扮成女佣的小宝就被火.热的主人扑倒袭胸。

“喵啊——”

以前都是她扑打主人的胸挤奶喝,为什么今.晚掉了个个,感觉却大不一样呢?

好酥好.痒痒哦!

小宝喉.咙里发出不可抑止的悠长娇.声,“喵啊——”

她不知道,这个严重刺.激了主人的神.经,他整个人为这声音晕头了,身.体也为之颤.抖……

“……喵啊……我这是怎么了……”,小宝只感觉自己身.体渐渐变得不可言说的滚.烫。

呜呜,她不喜欢温度太高,好难受哦。

“你喝酒了。”他回答道。

“……我喝酒了?”她可半滴酒都没喝呀,全是主人在喝酒,怎么颠.倒.黑.白了呢?

陷入酒精和药物作用的主人自顾自地说:“喝得不少呢,胆敢勾引人了。”

“……喵……我没有呀……”,主人的身.体好滚.烫哦,她快被主人给烫熟了,但是又被烫得好舒服,这究竟是怎么了?

小宝以自己认为的姿.势主动正面地抱着主人,像猫姿态时那样,全身心柔顺窝在主人怀里,她晕陶陶地想,我是一只小乖猫,主人会喜欢的。

主人满意的笑声低低从喉.咙里发出,他摸.到了她的猫耳朵,“你是猫吗?”

“是呀,我是猫。”小宝惊喜,主人居然不排斥她。

“猫……我喜欢猫……”

“主人,我也喜欢你。”

主人摸她的猫耳朵,好舒服好舒服唷。

“小猫,让你的主人进去。”

主人嗓子黯哑,那声音好好听,把小宝迷死了。

“好呀。”她天真首肯。

小宝的反应取.悦了主人。

呵呵,小东西什么都不懂呢……

只要往前一送,小东西就算彻底归他了,可是必要那么猴急……

主人抱住小宝,有.意无意地徘徊在外,款款摆.动,荡漾摩挲,逗.弄得汁水泛滥。

主人又问:“现在什么感觉?”

小宝老实回答,“……喵呀……又热又痒……”

“害不害怕?”大手游走臀线以下。

除了热、晕、痒等不良反应之外,她没有一点害怕,因为她知道主人的心眼超级好,不会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小宝纯真且大胆地说:“不怕,喵——”

呵呵,他喜欢这叫.声,让他想起养的小.美猫,也是那么听话,喵喵地蹭他。

小东西真是太合他心意了,如果不是知道今.晚有许多偶然因素,他几乎要认为是调.教好送到他床.上来的一样。

他低头,轻轻.吻她。

小.嘴是蜜糖,又甜又勾人……

忍不住往下探索……

啧,小东西身材魔鬼啊……

小宝难耐扭.动,汁水浸.湿.了床单。

得到热情的回应,他再也耐受不住,低吼一声,冲了进去。

“喵——”

受骗上当了!

好.痛痛!

小宝拿爪子死命扑打主人,哪知,主人越是被她打,就越来劲,小屁屁差点被主人剖成两瓣。

小宝的反.抗在主人的意料之中,他可不希望她一直反.抗下去,他要听到她动.情的喵喵叫。

手指来到结合处,捻动,勾挑,极尽搔拨之能事……

“喵……好奇怪哦……”

“哪里奇怪?”主人心知起了作用,暗笑不已。

“主人再给多点小宝。”小宝直白要求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他一定是出现幻听了!

主人的耳朵不好使咩?听不懂她的话?

小宝于是又重复一遍,“你是主人,我是小宝呀,主人,再给多点小宝。”

这下听明白了,不是幻听,是她真的这么说话。

好刺.激……

周少彻底疯狂,摁住小娇娃,重炮猛攻,整得满屋子喵喵叫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清晨,周少提前睁开了眼,头一歪,就见昨晚陪他疯狂的少.女安然睡在臂弯内。

不是梦,她头上还有那对讨喜的猫耳朵。

看见猫耳朵,昨晚荒唐的事,如潮水滚滚涌进周少的大脑。

昨晚一次当然不够,他扯着她的猫尾巴,从后面压倒攻击,做到筋疲力尽,她喵喵叫得几乎断气,断气嘛,当然是爽的。

呵呵,这是哪里蹦出来的女孩,那么合他的心意。

周少嘴角含笑,忍不住抚.弄她头顶上那对猫耳朵。

咦,不对劲,猫耳朵怎么不像假的?

周少不由瞪大了眼,眼睁睁看着猫耳在他的抚.弄下,像怕痒痒似地转了转,抖了抖。

不信邪,周少再次摸上去。

像刚才那样,猫耳朵再次动了。

周少惊.骇,一把掀开被子,只见一根长长的雪白猫尾巴拖在少.女身后,他探身望去,尾巴安好地连接在少.女尾椎的部位,猫耳和尾巴竟然都是真的。

这说明什么?

脑子里闪电般劈入昨晚的对话……

“主人,再给多点小宝。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“你是主人,我是小宝呀,主人,再给多点小宝。”

……

是真的,真真的没有假,床.上躺的少.女不是别人,是他养的猫——小宝!

“唔……冷……”,昨晚太累,小宝根本醒不来,她觉着怪冷的,打个翻翻,就自动自发偎入主人身边寻求温暖。

不能惊醒她!

周少震.惊过后,赶紧将被子重新盖好,躺回被子里,抱住他的小.美猫。

冷静、冷静、必须冷静……

这么说,她以前就幻化成.人形,天天和他睡了?

不过,他心里一点不排斥,不但不排斥,还挺喜欢。

哼,居然瞒了他这么久,看他怎么好好整她,再拐她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真甜……”,离开小宝的嘴唇,周少喃喃自语道。

目光定格在小宝被滋.润过的水色红.唇上,周少不禁伸出大拇指略略摩挲一会,然后才收了手。

周少打开衣柜,取了牛仔裤和白衬衣,随意往身上一套,然后,洗漱一番。

刚打开卧室门,冷不丁管家老陈正举着手,站在门口,看样子是来送早点的。

周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他不要出声。

老陈老眼一定,就见少爷身后的床.上,露.出一截长长的黑发,他立刻意会,垂目低头,等待少爷的吩咐。

“早点我不吃了,你守在门口,不许任何人进去。”他撂下一句话,便头也不回地往前厅走去,他的步伐缓慢又慵懒,行进之间,散发着优雅的霸气,是刚从沉睡中清.醒的狮王在安步逡巡领地。

“是,少爷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周少拨了个电.话,十五分钟后,王律师出现在周家的客厅里。

“周少,这么急叫我来是什么事?”王律师擦着眼镜上的雾气,擦完后,开始擦汗,周少的气场极强,非常有压.迫感,如果他不刻意隐藏,一般人是吃不消的。

“是这样……”,周少把主意和王律师说了一遍。

“呃……这不好吧……”,王律师迟疑地说,听周少的意思是要欺.骗无辜少.女,欺.骗就算了,还要把自己名下业绩上好的一家公.司划出去,“老夫人知不知道?”

“公.司是我的,我需要谁知道?还是说,贵律所希望换个客户?”周少慵懒斜睨王律师。

得嘞,有钱就是大.爷,他啥也不说了,反正老夫人知道的话,也是他们家庭内部矛盾,和他无关。

王律师擦汗,事先表明无辜,“周少,我是无辜的哈,万一有啥风声走漏,与我无关啊。”

老狐狸……

“放心吧,不管你事,牵扯不到你。”

“咳……那好吧……”

周少笑有深意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,交代给王律师说辞。

小宝,你逃不掉的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啊?什么?我没听清楚。呃,王律师,你能再说一遍吗?”小宝小.嘴大张,她的下巴快要掉下去了,为了防止下巴掉,她只好瞪大了眼睛望着王律师。

早上起晚了,被主人抓个正着,小宝不敢变回猫,不得不保持人形,辛苦把猫耳朵和尾巴藏起来,然后,她就被主人丢给老陈,老陈把她带到了客厅,王律师在等着她。

虽然王律师久经法庭辩论的考验,但是被这么甜美的女孩子,以这么清纯妩媚的大猫眼盯着看,纵然那目光是纯粹的吃惊,没有其他的意思,他也吃不消啊。

当即,他就感觉自己脑袋的地中海部分出了密密麻麻一层汗。

“咳,这个……”

是很夸张,可是……

王律师赶紧掏出白手帕吸一吸从额头淌下的汗,他偷觑一眼身旁的周少,霎时换来对方不满的横视,和源源不绝的无形压.迫感。

哇,好可怕,王律师吓一大跳,不敢再乱瞄。

他咳嗽一声,正正颜色说:“还需要我再说一遍?”

“嗯。”小宝用.力点点头,一个劲儿望着王律师,好像他是一朵花,看不完似的。

不是她不看王律师旁边那个人啦,而是……

唉,她不敢看主人啦。

作为猫,和作为人,看主人的目光一点都不不同。

主人穿得比较随意,笔直的长.腿包裹在牛仔裤里,白衬衣的下摆规矩地扎进牛仔裤,偏偏衬衣的扣子没扣,露.出他精壮结实的胸膛,令人好想戳一戳,试一下是否真的那么结实。

主人很高,她做猫的时候,就觉得他高,现在更是觉得他高不可攀,不用她站起来和他比,她都觉得自己好娇.小。

主人目光深邃而慵懒,像一头打盹的狮王,但是,她的直觉告诉她,某些时候,他的目光会变得危险到可怕。他的唇形很优美,但是却很薄,略微动一动,给人感觉是极致的吸引力……

总体来说……

她不敢看主人……

主人以一种她无法明白的目光紧紧盯着她,瞬间令她的心乱跳得一塌糊涂,也害怕得一塌糊涂。

除掉害怕,心脏乱跳的速度好讨厌,她看见好吃的鱼食时,心脏都没有跳得这么快过。

她的感觉告诉她,最好离这个主人远点,主人现在很危险。

周少几近贪婪地盯着小宝,猫女幻化成.人形,简直是太美了,甜美的像个洋娃娃,一眨一眨的狐眼儿是纯真的魅惑,那微微翘着的红.唇只有他品尝过,只有他知道她香甜的不止是她的唇儿……

当然,她要是现在能释放出她的猫耳朵和尾巴就更好了。

一定是上天知道他喜欢猫,所以特别派了只猫女给他……

可是,为什么,她居然敢不看他?

小宝,你不知道,你从今往后都归我所有了吗?

拒绝主人的后果,是很严重的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周少大手一挥,立刻将王律师拨到一边,“你有什么事就问我吧,我是你的未婚夫。”

说啥虾米东西?

小宝彻底呆掉,周少什么时候成了她的未婚夫……

她耳朵没聋,脑袋没坏吧……

被主人的锐眸盯着,小宝脑袋犯晕,可怜兮兮地望着王律师,结结巴巴问:“是真的吗?”

招架不住了,王律师递个眼神向周少求救,却被周少一个眼神杀回来,鉴于某人恶势力无边,妞儿啊你好知为之哈。

王律师咽咽口水,“沉痛”地点点头,“真的。程小.姐,您真的是易欣集.团总裁程绍和流落在外的孙女。

您的祖父徐天并不满意您的父亲程浩和您的母亲吴美娟结婚,所以,他要强行拆散,当时,您已经一岁了,您的父亲驾车带着您和您的母亲在雨夜行驶,恰好与您祖父派出去的车相撞,您的父母都扑在您身上,才使得您逃过一劫。

因为一些原因,您的祖父并没有找到您,而使您被送入了孤儿院,不过,请相信我,您的祖父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您,并且,在他不幸辞世之前,他将程家的财产交由周少先生托管,等找到您之后,您必须和周先生结婚才能继承徐家的财产。

所以,周少先生是您的未婚夫,您必须和他结婚。”声情并茂,说完最后一句,王律师都忍不住要给自己鼓鼓掌,好一个富家男穷家女的悲情故事啊。

王律师的话漏洞百出,但是用来对付头脑晕晕的小宝很够用了,而且一旁虎视眈眈的人,目光很有催眠赶脚……

难道她真的是人?

说不定是的哦!

小宝对于自己的出身记得不是很清楚,从她能记事开始,她就养在主人身边了,自然而然能变化成.人形。

说不定她是半人半妖,她爸是人,她妈是妖,所以,才被程家爷爷不容的!

糊里糊涂的小宝相信了!

她爸爸妈妈都死了,连爷爷也死了……

“呜呜呜……居然是这样……呜呜……”,小宝先是抽泣,然后越来越大声,最后放声大哭。

好有罪恶感!

小宝的悲恸哭泣搞得在场的每个人都非常有罪恶感,尤其是王律师,他感觉自己犯.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啊!

汗如雨下,汗如雨下!

王律师身旁的周少,表情极淡,无法从他的面容上读出什么,谁也不知道,此时他心中已经笑翻天了。

小宝的猫脑子还没拳头大,果然是很好哄,啊哈哈……

这小傻.瓜实在太好骗了!

这么好骗的小傻.瓜看来只有将她纳入羽翼之下,她才能安然无恙啊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王律师罪恶感爆棚,骗得这么清纯的小女生哭……

程妹纸不是我故意骗你的,你要怪,就怪我旁边的大魔怪吧,我也不知他抽.了什么风啊,大清早把我挖起来,我现在还很困呢,不过嘛,被他骗,你会很幸福的就是啦!

有哪个女人得到过他这样垂青的筹谋?!

对付你,大魔怪的阵仗已经摆得很大了!

就是冲着这个,你也表哭啦,你不知道中年大叔的心理承受力是很脆弱的咩?!

王律师尴尬地转头,想望望周少,问他的暗示,看他想怎么处理,却不料周少已经旋风般地冲上前,一把将小宝搂住到大.腿上坐着。

周少的动作,真是太太太……

太震撼了!

难道春天真的已经降临,魔怪霸主的心中也要开出柔.软娇.嫩的花朵,亦或是惟有眼前的她才是他最最特别的对待?!

霎时,房间里安静到诡异的程度,一直忘我哭泣的小宝却没有感觉,因为她被主人搂太多次放腿上了。

王律师决定走人,再待下去,他觉得他会长针眼。

王律师神速小步挪开这个危险的房间,轻轻关上.门,把房间留给魔怪霸主和他的小妹纸。

周少满意地听到关门的轻响,总算王律师还有点眼力。

小宝后知后觉,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她忘记哭泣,她愣愣地望着头顶上的主人,不知自己现在应该是继续哭,还是停止哭泣,把他推开。

“不哭了?”周少低头问,大手爱怜地为她擦去眼泪,抚平脸蛋上的泪痕。

见她眼角挂着泪的小傻.瓜模样,他心里想着,果然,她还是适合待在他的怀抱里。

“嗯。”

主人离得她好近哦,小宝的心在怦怦乱跳!

太奇怪了啊。

主人特有的热气将她包围,而且,她与他那致命吸引力的性.感嘴唇近在咫尺,小宝不禁产生了一股错觉,好像这个怀抱会永世禁.锢自己,此生都逃离不开了。

小宝乖乖窝着。

周少全身紧绷,那儿渐渐有抬头的趋势,他引以为傲的自.制力在这个猫女面前似乎不起作用,甚至有濒临溃败的趋势。

哦……

他在心里长长地呻.吟一声,昨夜体.味过她的美好之后,现在抱着她,他只想将她拖到床.上,非折腾个百八十次不可。

小宝对自己即将引起的风暴一无所知,她只知道自己全身都有点燥热,屁屁还好疼捏,这让她更想离开他的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