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:天人境

“怎···怎么回事!?”

“这种程度的破坏力,令人战栗的力量···”

所有人无不惊叹,即便是隔着数百公里,众人也能感觉到那股毁灭力量的强大。

尤其是晨彬,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他体内的魔力正蠢蠢欲动,仿佛引起了共鸣。他知道,造成这种破坏的,正是魔!

是楚星吗!?他不是已经走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···

也只有他,只有魔王能够造成这种破坏力!

场面开始有些混乱,晨彬体内那原本有些稳定的魔念颤动了起来,似乎像是感应到什么。而且与晨叶的融合时间也已经结束了,他忍着体内力量的颤动遁入了动荡的人流中消失。

待晓梅回应过来时,却发现原本站在她面前的晨彬已经消失。

她抬起之前触摸晨彬的双手,指间微微颤抖。

她的眼中似有荧光波动,然后一咬牙,顶着杂乱的人流跑了出去。

她要找到晨彬,有许许多多的疑问,晨彬明明已经死了的,这点毋庸置疑,因为他···死前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。

他的手···在自己手中逐渐变冷,变得僵硬。

五年前的那个下午···晨彬走时,似乎天气也是这么差劲,阴云密布,微风带点凉意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压抑的气息。

可是,为什么那个人,那个人···这么像,不对,他就是晨彬!刚刚触及晨彬时,晓梅就已经感受到了那种感觉。

那是只有晨彬才有的感觉,她作为晨彬的恋人,这种感觉是绝对不会出错,而且这种感觉···似乎更加成熟了呢。

好像是晨彬没有躺在冰棺里,而是偷偷的练习了好长一段时间,才有了这样的成长。

可是,明明不久前才去冰棺那而看了晨彬一眼,他还是五年前的模样,一点也没变化,稚嫩的脸上带着安详的笑意沉沉的睡着。

之前见到的晨彬,刚刚见到的晨彬,他是暖的,不再是五年来碰过无数次的安抚冷冰冰的躯体,而是真正的有血有肉,带着激动看着自己,像是久别不见···

晓梅的心跳变得异常的剧烈,她急促的奔跑着,似乎是受那股浓郁魔气的干扰,四周的群众似乎都暴躁了许多,混乱,冲突,接连不断,原本繁荣的大街此刻已经变得堵塞,狼藉。

晓梅高高一跃,身后展出华丽的机械之翼,纵身朝璀璨国度的总部飞去。这么乱的情况,璀璨国度肯定是要出手管理,与其自己独自寻找,不如寻求王昆的帮助!

一个狭小的房间内,晨彬痛苦的喘息着,他的脸色极为狰狞,左眼化为不正常的血红,比平时猩红的赤瞳要更为浓郁的感觉。

身上的魔气似乎是引起了共鸣,不断从晨彬身上溢出,那种感觉像极了要进行魔君变的暴躁感,而且魔念此刻竟然有了造反之意。

它要趁晨彬的主观意念被魔气干扰时进行夺舍,而晨彬极力的压制,所以才造就了目前的局面。至于晨叶···晨彬原本还期盼他能够派上点用场,没想到他却因为融合过度已经晕倒在一旁。

晨彬抱着脑袋,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大声嘶吼出来,那股魔气似乎···越来越逼近了。

他没想到,修炼魔功之后,竟然会与同样修炼了魔功的人产生共鸣。

······

高空之上,冰唏全身缠绕着浓郁的黑气,此刻的她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状态,那头令人惊艳的雪白长发随风飞舞着,身上裸露出来的肌肤被刻画上一条条黑色符文,那种氤氲的魔力从她身上扩散而出。她此刻的状态竟然与晨彬进行了魔君变时极为的相像。

她一托手,一团黑**焰漂浮在掌心之上,她就这样随意的将那一小团黑色的魔焰抛出,却如同引爆了一整片区域,一条充斥着毁灭性的能量光柱冲天而起。

狂风席卷起她那头雪白的发丝,看着最后一块区域被泯灭,她幽黑的双瞳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。

一道道目光以及意念徘徊在空中,似乎是从极远之地传递过来,想要打探打探此地的情况,她一声冷哼,身后的虚空如同海浪般波动起来。

这时,一团黑影从天际弥漫而过,横扫整片天空,所有徘徊在上空的意念和目光全部消散,像是被硬生生的打散,被无情的击退,这是一种警告,更是一种威胁,能够一次性将所有至少融合境才能散出的意念给全部击散,这种强度的强者,能够轻易灭杀他们···

但是,却有这么几股意念始终无法驱散,一股是来自极北之地的苍皇圣域,那是一种阵法,无数光明的线条勾勒出一只巨大的天道之眼,带着苍茫的气息俯视着冰唏,能够做出这种杰作的唯有神仕殿堂。

还有一股极为微弱,但却能够强行顶着冰唏的反击而不溃散的一股意念,也是来自极北之地!

这两股来自北地的敌意逐渐散去后,冰唏看向不远处的一处黑色漩涡。

黑色的漩涡犹如一颗悦动的心脏,忽大忽小,冰唏知道,那个人一直都在看着她。

一个身穿黑袍的平凡青年从漩涡中走出,他的眼神犹如冰唏一般的幽黑,脸上虽然带着有些和善的笑意,但那股睥睨天下的意气却是能从他的一举一动中体现出来。

“第二个魔,不,应该是第三个魔,你是我见到的第三个魔。”楚星含笑看着冰唏,比起冰唏冷漠的面容,他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平凡青年,当然,若是双方并非站在千米高空这样对话的前提的话。

“你是魔王,楚星?”冰唏脑袋微微一歪,可爱的脸蛋表现得有些讶异,可她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幽黑无神,让人感觉极不协调。

“你认识我?”楚星一挑眉,“我可不记得认识除了那个自诩天神以外的···”他的笑容逐渐收敛,语气变冷,“第二个天人境!”

“融合境,灵脉境,天人境···”冰唏掰着纤长的指头算了算,然后恍然说道:“没好好算过,原来我也是天人境诶~”(未完待续。)